目标价格改革政策提高了棉花行业的劳动生产率,珠三角工业机器人使用量年均增速达30%

发布时间:2020-02-14  栏目:企业概况  评论:0 Comments

棉花这一年来,目标价格改革政策提高了棉花行业的劳动生产率,降低了生产成本,提升了产业竞争力。但是业内人士表示,未来国家应进一步完善补贴方式,降低操作成本,引导棉花产业从规模速度型转向质量效率型。自去年棉花目标价格政策实施以来,棉花行业出现了一些变化,主要体现在:植棉面积和产量双降。去年全国棉花产量616.1万吨,比2013年减产13.8万吨;棉花播种面积6328.5万亩,比2013年减少190.5万亩;消费需求略有反弹,2014年我国棉花消费总量约837万吨,同比提高5.9%。棉花价格波动下行,2014年国内棉花均价为17148元/吨,较2013年下降11.4%。“目标价格改革试点政策为棉花市场注入了活力,棉花生产面向纺织消费,国产棉质量得到提升。我国纺织行业处于转型期,低端产能向东南亚等地区转移,利润率高的高端产品占比增大,无论是棉农还是企业,都应走出临时收储政策的惯性思维,准确把握国际国内市场供求形势,提高劳动生产率,降低生产成本,提升中国棉花的竞争力。对于实施了一年的棉花目标价格政策,中国棉花协会会长戴公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未来国家应进一步完善补贴方式、降低操作成本,将补贴发放与产量、质量挂钩,建立“谁种补谁”机制,引导农民选良种、种好地、多投入、重质量,提高补贴的精准性、时效性和科学性。同时,应进一步探索符合我国棉花生产特征的补贴方式,如可以考虑尝试建立农业保险,采取农业科研、技术推广、基础设施建设、市场促销服务等综合性农业生产服务补贴措施,形成综合补贴和专项补贴相结合的政策体系,引导棉花生产走上集约、规模、环保、可持续发展的轨道。据了解,目前,我国纺织业转型升级步伐加快,低端纱产能逐渐缩小,中高端纱产能增加,对棉花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方面棉花销售困难,但另一方面,符合纺织企业要求的高品质棉花仍供不应求。”戴公兴坦言。近期国内高等级棉少等问题突出,纺织企业需要的级别高、长度长、强力好的优质棉花很少见到。同等级的机采棉,我国的价格比澳大利亚的每吨低4000元左右,而且仍然销售困难。因此,棉花行业应把提质增效作为行业扭转量与质失衡的出发点。业内人士表示,过去我国棉花产业长期致力于提高产量,以支持快速发展的纺织工业。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棉花总产、单产均增长了2倍多。随着供求关系的变化,消费层次、结构快速升级,质量越来越成为行业发展的重点。我国棉花产业发展方式亟须从规模速度型粗放增长转向质量效率型集约增长。在转变发展方式的同时,还需要在目前棉花行业面临需求不足、价格下跌等诸多难题的背景下寻找新的机遇,如果棉花产业与这些新技术相结合,将有助于开辟出新的增长空间。

据悉,有关部门将在7-8月轮出部分储备棉,轮出数量暂按100万吨安排,9月份新年度开始后停止销售,具体数量和价格安排是:2011年的国产棉33万吨,竞卖底价(折标准级3128B,下同)为13200元/吨;2012年的国产棉47万吨,竞卖底价为14200元/吨;2012年的进口棉20万吨,竞卖底价为15500元/吨;从山东、河南、江苏盐城的一些仓库已重新公检、打捆来看,预计7月15日前启动轮储工作是大概率事件。  目前,业内关注的重点包括:1、2011和2012年度棉花都重新公检,但竞拍底价相差1000元/吨,很明显政府去陈棉的意图很强烈,而2012年度国储棉竞争力显然既低于2011年度国储棉,又弱于2012年度进口转国储外棉;2、2012年度的20万吨国储外棉应该是大中型棉纺织厂关注、竞拍的重点,一方面不需要任何棉花进口配额就可以采购机采美棉;另一方面重新公检后,15500元/吨的价格虽然相对目前港口SM级美棉净重报价稍高200-300元/吨(折算到公定上价格几乎并轨),但相较于青岛、张家港、广州等港口保税棉国储美棉存在“一致性好,纤维长度好,马值适宜”等特点。  从一些外商、进口商反应来看,轮出20万吨国储进口棉对市场高等级棉花供应量的冲击显而易见,毕竟截至7月上旬,除一定量的南疆手采棉外(一些机构和棉企测算约30万吨),港口保税美棉、澳棉以及7/8/9月份抵港的澳棉、巴西棉数量至少40万吨,高等级棉花供应或出现比较明显的过剩;而轮出2011、2012年度国储棉又对港口印度棉、西非棉的清关进口造成冲轧,因此业内的共识是,国储棉轮出对外棉现货销售的影响需要一段较长时间消化;但对ICE期货而言,利好的看法占据上风,认为中国轮出储备棉表面上看是为国内棉花价格“托底”,兼顾满足棉纺织厂的需要,间接看为远月ICE期货、2015/16年度棉花价格定了基调,稳定了市场信心,利好于ICE市场继续反弹。  分析人士认为,国储外棉的起拍价对棉商、贸易商的指导意义非常突出。从ICE各合约的盘面价格呈现“近高远低”来看,对于棉价的后市信心不足,如7月1日,2015年12月、2016年3月、2016年5月合约的价格分别为68美分/磅、67.38美分/磅、66.69美分/磅,但15500元/吨的中国轮储价出台后,近月、远月合约差价呈现缩小趋势,支撑ICE“近弱远强”的格局,有利于多头、投机商稳定信心,也利于国际棉商、中国买家分析市场,商定远月船期美棉价格;  另外,轮出政策出台后,棉花市场恐慌、畏惧心态嘎然而止,市场利空逐渐出尽。自3月份开始,抛储传言就喧嚣尘上,但无论100万吨抛储量还是13200元/吨、14200元/吨、15500元/吨的抛储价格分别低于和高于业内预期;而且很明显,47万吨2012年度国储棉14200元/吨的定价本身就有“托举”棉花价格的意图;而且考虑到澳棉报价“曲高和寡”,印度棉S-6“不堪大用”,港口美棉处于半滞销状态,但10月份前棉商主动降价跑量的可能性不大,ICE震荡幅度有望缩小,主力合约或在65-68美分厢体内反复波动。

曾几何时,广袤的珠三角村村点火、家家冒烟,吸引了一拨又一拨民工南下珠江。然而,今天的珠三角,有一支新的“产业大军”已崭露头角,他们就是“机器人大军”。  珠三角,这个位于中国南方的“世界工厂”正在历史演进进程中抛开低端制造的旧时代,锻造属于自己的“新纪元”。  “机器人大军”崛起  2014年,广东机器人市场规模约占全国三分之一。  搬运机器人穿梭运送货物,生产全自动化操作,员工站在生产线终端等着打包成品。珠海格力电器,30年前靠10万元起步的小作坊,而今已成长为自动化机器设备密布的现代化工厂。  在珠三角,家电业率先大规模“机器换人”,电子信息产业紧紧跟上,汽车、纺织服装等行业也蓄势待发。“机器人销量几乎年年翻番,形成了对市场、企业、社会的巨大冲击波。”广州一些机器人制造商告诉记者。  冲击波源自民间。经历30多年高速发展,珠三角成为全球瞩目的“世界工厂”,但劳动力、土地、环境承载已摸到“天花板”。“现实需求点燃企业‘变身冲动’。珠三角制造业云图上,象征机器人应用的亮点密集度直线上升。”深圳市机器人协会秘书长毕亚雷说。  该协会的数据显示,珠三角工业机器人使用量年均增速达30%,有些行业达60%。  冲击波源自政府。东莞、佛山相继出台“机器换人”鼓励措施;广东省政府提出到2017年对50%以上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施技改。广东省经信委总经济师王月琴说,广东正积极实施“机器人应用”计划,全面推进制造过程智能化升级。  “机器人,说的其实是革新和科技引领。”格力电器副总裁望靖东说。近年的“机器换人”让格力电器迅速跻身世界五百强。  通过加速推进机器人应用,珠三角传统制造业正在发生巨变。数据显示,2014年广东高技术制造业完成增加值同比增长11.4%,占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提高0.6个百分点。  中国制造“新纪元”  2014年,全国机器人销量达5.6万台,增长约51%;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2.3%。  “珠三角为先导,一个中国制造新纪元正在诞生。这个纪元是互联网的,也是机器人的,是一个信息化、智能化叠加的新时代。”广东省自动化学会理事长刘奕华说。  在这个“新纪元”,一系列深刻变化正在发生。  首先,是劳动的改变。一些制造业企业已从争夺人口红利转向争夺“机器人红利”。广州白云山制药总厂已上马数条新试剂生产线。“一些自动化生产线,可将原需47个人操作的车间减少到只需3人。”厂长朱少璇认为,当前企业的竞争已经不再是价格的竞争而是技术的竞争。  其次,思维的改变。变化最明显地体现在创业路向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数据显示,2014年,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等行业新登记注册企业增速较快,均在70%以上。  “有别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创业,今天的创业在变‘轻’,轻资产、轻体力,更多增加脑力、技术和知识含量。”广东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汪一洋说。  此外,还有人居的改变。从“制造”走向“智创”,中国人居正发生积极变化。以珠三角为例,2014年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和可吸入颗粒物的年均值同比降11%、8%和11%,空气质量明显改善。  “中国制造‘新纪元’,除了普遍的人居进步,另一重要现象是,随着相关入户、创业等政策措施的落实,廉价农民工时代已走向终结。”中山大学教授林江说。  未来的曙光  在广州数控设备有限公司的生产线上,即将出厂的6关节智能机器人熟练地挥动手臂抓取物品。这家公司经过近十年自主研发,终于掌握机器人电机、控制器、减速器、驱动器四大核心部件技术,突破了外国品牌的封锁。  “代表本土知识产权的智能机器人已经起步。2012年我们的机器人正式投产,销量几乎每年翻番。”该公司总经理助理蒋米仁说。  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成为全球工业机器人最大市场,其中国产占比28.6%,较往年有所增加但仍处在较低水平。  “目前国产机器人的问题是缺少核心技术,很多公司做集成,核心部件依赖进口。”王月琴说,市场换技术路途艰辛,局面如不尽快改变,“中国智造”将无法形成自己的演进谱系。  “中国制造‘新纪元’刚拉开帷幕。在这个新、老交替窗口,存在着初创期的自主权缺失烦恼,但时间和努力会带来改变。”毕亚雷说。  目前,广东正加速打造珠江西岸先进装备制造产业带,并提出在广州新黄埔区打造一个拥有机器人本体和关键零部件制造、系统集成的全产业链集群。

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